当前位置:33live社会日本53岁顶级妈妈桑 连首相都倾慕的她堪称职场教科书
日本53岁顶级妈妈桑 连首相都倾慕的她堪称职场教科书
2022-06-15

有些灵魂,总在夜幕里苏醒,如同星子,于空中兀自狂欢。

她们属于黑夜,却不甘被墨色淹没。

她们的坐标:东京,银座。

银座,一条反映着日本时代与经济兴衰的街道。

白天,它因世界各地观光客的到来显得热闹繁华;

夜晚,它又因各行业大佬们的捧场而熠熠生辉。

作为全日本顶级的社交场,这里坐落着几百家高级俱乐部,

客人们穿梭其间挥金如土,

却改变不了它们平均只有5个月寿命的事实。

无数女人在这里哭过笑过、失败过、也成功过,能走到最后的,寥寥无几。

白坂亚纪,就是少数的几个特例。

她在这里一待就是32年,用她自己的话来说——

“壮烈,比你们想象的都要壮烈”。

这是女人们的天下,

它的魅力就在于,无论是谁,不管跌倒多少次,都能在这里重新爬起来,继续砥砺前行赢得胜利,只要你愿意。

女人们能在这里不断磨炼自己的才智与情商,

也能结识社会最精英的阶层,从他们身上学到非凡的知识。

当然,这一切并不容易。

白坂亚纪,出生于大分县竹田市,曾就读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部。

父亲是读卖新闻通信部记者,母亲经营珠算塾,

哥哥当了精神科医生。

白坂早先的梦想是成为歌剧演员,但遭到父母强烈反对,

于是成绩垫底的她只能拼命学习考上早稻田大学,

以期走出家乡。

大二那年,白坂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日本桥的老铺俱乐部打工,甫一接触,便被深深吸引。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男人什么都没说,女人们就能明白他们的意思。

她仿佛发现了一个充满魅力的新世界。

那是个职业女性尚未在日本社会得到认可的时代,

但在这样的俱乐部居然能得到与企业高层平等对话的机会,

这让白坂感到兴奋且有趣。

实际上,白坂并不是一个外向的人,相反非常容易害羞,

于是为了能做好一名女公关,她付出了几倍于他人的努力,不断倾听客人讲话并苦练话术。

就这样,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白坂成了店里的头牌,

新来的客人已很难再约到她。

有了客源和资本的积累,29岁那年,白坂在银座五丁目和七丁目接连开出两家店,

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妈妈桑,一时风头无两。

她将店铺取名为「稻叶」,只为了纪念故乡的稻叶河。

因为那条河承载了她年少时所有的喜怒哀乐和壮志凌云。

除此之外,也暗含事业发展离不开故乡父母支持之意。

毕竟这是一份容易让人误解的职业,白坂的父母当年不得不亲自上京,

在考察了白坂工作的环境,发现客人都很绅士之后,

才算默许了女儿的选择。

成功并非一时兴起随性而为,看下白坂每天的日常就能知道,

所有表面的辉煌都建筑在无数一丝不苟的细节之上。

傍晚6点,普通人打卡下班的档口,白坂开始洗头做造型准备“上班”。

在此期间,她会充分利用时间浏览时事新闻、娱乐杂志。

丰富的信息储备是她与客人交流的筹码,她需要随时学习武装自己。

之后,白坂通常不会直接去自己店里,

而是绕道一家葡萄酒吧,在那里来几杯葡萄酒进行“热身”。

她本身并不是一个长袖善舞之人,因此需要借助酒精让自己迅速进入能够说话的状态。

4杯下肚,交际“开关”才完全打开。

7点,「稻叶」开早会。

白坂平时会给出一些指导意见并进行鼓励,

但这一次因为是新年,她让每个成员都做了自我介绍。

这其中不乏庆应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以及视白坂为人生偶像的实干家。

白坂对大家的要求是,拿到客人名片之后每个月至少联络一次。

因为这是一个被经济左右的地方,反映着日本的景气,

如果没有牢固的精神羁绊,俱乐部就像航行在大海的小舟,稍有风浪便会翻船。

8点,「稻叶」正式营业,仅仅半小时后便座无虚席。

作为银座的高级俱乐部,店内单是坐席费就高达25000日元/人,点香槟再额外花费几万元~

几十万元不等,即便如此,仍常常客满。

能时常光顾这里的客人,都非富即贵。

白坂穿梭在熟客之间,从容应对谈笑风生,显得游刃有余又恰到好处。

但她所拥有的“武器”却不仅仅是女性魅力。

“您的生日是在2月呢,马上就要到了。”

“现在还在继续坚持断糖瘦身法吗?”

“那两个人都属狗,我为他们开一瓶香槟庆祝下。”

“让由里香去下6号桌,那位客人喜欢艳丽型的女孩。”

白坂能记住几千名客人的个人资料,

从年龄生日到家庭情况,再到对女性的喜好。

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做这一行需要有推断客人思想的想象力。

而让客人感到满意,自己也会觉得高兴。

不过,白坂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止于此。

她认为男人们来这里的目的不只是娱乐消遣,这里聚集着全日本最精英的一群人,

而他们真正看重的是在这拓展交际网,获取白天无法得到的资源。

因此白坂自己,或者说整个银座存在的最大价值,

就是为客人牵线搭桥,促成大家的生意合作,让彼此双赢。

客人们时常称赞白坂头脑聪明,总能想出不少主意,给与自己事业上的帮助。

不仅如此,

就连偶尔光临的职场“小白”,白坂都能给出老道的职场建议。

这或许才是白坂亚纪在平均寿命只有5个月的银座能“生存”到现在的最根本原因。

正如熟客所说,

“这位「妈妈」既不过分张扬,也不过分收敛,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魅力呀”。

第二天一大早,无论前一日工作到多晚,喝了多少酒,

白坂都会准时起床开始给昨晚到场的所有客人发送问候邮件。

光这项工作,每天就要耗费5小时。

如果不能及时做好这一点,一段关系但凡超出最初的熟络期,通常就不太可能再继续维系下去,

白坂显然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至于年末年始,白坂更是忙到焦头烂额。

光是给客人的贺年卡,就要寄出24000余封,

且上面的文字全部出自手写。

单单贺年卡的购入费用就达到128万8000日元。

2月份的情人节紧随其后,

工作人员就差没被巧克力海洋给淹没了。

如果说上面这些都是对外的“笼络手段”,

那么白坂对内所使用的“安抚手段”则更为高明。

在银座有几个不成文的业界规矩,

比如没达到业绩的姑娘会被解雇,

又比如独立出去的妈妈桑新店不能开在老店附近以防老店客源流失等等……

但白坂亚纪统统反其道而行。

她不设所谓的业绩,因为她认为经过两三年沉淀才突然爆发人气的孩子有很多,

如果仅仅因为一些数据就被迫辞职太过可惜;

她还鼓励独立出去的后辈将店铺开在自家附近,

不但不作打压还处处帮衬。

结果因为没有了恶性竞争,店内的团队合作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独立出去的妈妈桑也因为店铺离得近,能在关键时刻接应一些老店“溢出”的客户。

同时,白坂的这一做法对于成长中的女孩子们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让每个人都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只是这一切并非毫无代价,

白坂也会因为帮助新店铺引流而导致自己店里冷冷清清,

甚至经历过几次头牌跳槽带来的巨大客源流失和经济损失。

但也正因为拥有了这样的危机感,

她才更愿意将眼光放在远处。

迄今为止,白坂已培育出11名独立开业的妈妈桑。

她始终认为,店增加了,银座才会更有活力。

她也在采访中承认,当然想让自己的店铺发展得更好,

但是展望一下未来,

10年20年后的银座会有怎样的局面,才是她更应该考虑的。

白坂能有如此格局,或许是源自于2008年那场雷曼危机。

那是她至今回想起来都感到可怕的经历,

整个银座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每天的营业额都是“0”。

屋漏偏逢连夜雨,银行见到生意不好便立即上门催债,

还会半带恐吓地威胁她:

“你不是有两个女儿吗,要不要教你一点用女儿赚钱的办法?”

白坂坦言,当时真的觉得只有以死抵债了,

一个亿啊,完全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能借的都借了,伙伴一个接一个地离开,甚至有人自杀……

就在这个时候,白坂受到了店内熟客的鼓励,他们想要帮忙凑钱还债。

于是白坂对自己说:

“还有爱着银座的人,我也不能放弃。”

紧接着,她拜访了支行长,拜托延长还款期限。

“如果连我也走了,那么银座的光辉就彻底熄灭了,这样真的可以吗?”

正是这句话打动了当时的支行长。

最终他替白坂申请了延长,

让濒临覆灭的「稻叶」喘上了一口气。

白坂旋即行动起来,发动银座的生意人开始联手开发银座的魅力,

而她自己也到处发表演讲,

希望大家同心协力让日本恢复活力。

要知道泡沫经济时期,银座曾有超过3000家的俱乐部,如今却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

白坂明白,无论怎样风光的店,稍有不慎,就会崩盘,她会永远记得那些隐藏在光鲜背后的严酷。

她希望自己能为银座做些什么,

直到今天也在为了这一目标而努力。

白坂最终凭借其独创的经营体系和经营理念,受到了业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

她不断受到企业和学校的邀约,

为他们讲述企业的管理之道和自己的成功之道。

现在,「稻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超出了它本身的范畴,

就像男人们对于银座这条街道的定义。

白坂说,她曾认识一个破产的房地产老板,她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他,

却不料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意外遇见。

对方当时朝她笑笑什么话都没说,

但几年之后,这个男人又重新出现在银座,

并向所有人宣布,他回来了。

“回到银座喝酒是很多男人心底的愿望,如果他们回来时我不在了可怎么办,所以我也不得不努力啊。”

白坂笑道。

银座是东京的香榭丽舍,

它不但是一条磨炼男人的街道,女公关们也在与这些客人的磨合中共同成长着。

也许很多人都会不屑地认为“不就是陪酒吗说得这么高大上”,

但事实上她们更像是心理医生和职业掮客的综合体,

绝不是轻松就能胜任的角色。

例如这家“文坛吧”,出入此处的不是作家画家就是文豪,

他们在这里碰撞出思想的火花,简直就是一部日本文化史教科书。

而这里的女公关,想要贴切地形容她们,

可能更像是古代青楼的花魁或“大家”,

琴棋书画俱佳,且知情识趣。

就连捧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吉野彰也一度被媒体大肆渲染他在25年前向熟识的妈妈桑夸下海口的事迹。

文人雅士对妈妈桑们的“青睐”,由此可见一斑。

俗语常说,职业不分贵贱,所以或许有时我们得摘下自己的有色眼镜。

毕竟有些人,

即便身处黑暗,也依然活出了自己的光芒万丈。